【歐洲時報6月4日白劼編譯】自德國頒布新冠肺炎疫情相關禁令以來,僅在16所大城市就已發生約32000例違規行為,共處罰金150多萬歐元,其中違規的不乏德國政要。有關部門在執法過程中,更是遭到了辱罵和攻擊。

禁足令最嚴期間 多名政要擠在電梯中

德國《世界報》網站報道,4月14日,一張拍攝于德國吉森大學醫院的照片引起了德國民眾的震怒:德國衛生部長延斯·施潘、黑森州州長福爾克·布菲耶、黑森州社會與融入部部長凱·克洛澤以及多名政客擠在一間電梯內,此時正值德國新冠肺炎禁足令最為嚴格的時期。

盡管吉森檢察院沒有起訴相關涉事人員,但當其將相關材料轉交給其他相關部門后,涉事人員遭到了起訴。隨后,布菲耶也證實,目前相關部門正在對他們展開違規行為調查。

聚集事件頻發 少數大城市民眾表現出修養

德國發生的違規行為中,大多數為聚眾集會,且集中發生在四月份。街道、公園或火車站都出現了聚集的人群,人們喝酒聊天,而這些人也都被檢查、警告或處以罰款。

在漢堡,3月至5月期間共發生7300多起違規案件;柏林、慕尼黑和科隆也都平均發生了4000多起。

法蘭克福秩序管理局表示:“法蘭克福約92%的違規行為為無視社交限令,在公共場所聚集?!痹?月25日至5月25日期間,法蘭克福共處理1925例違規案件,共計罰款48.3萬歐元。

5月31日,眾在德國柏林的柏林墻公園內看夕陽。正在逐步“解封”中的德國迎來圣靈降臨節,人們紛紛來到戶外享受好天氣。(圖片來源:中新社資料圖

少數的大城市民眾表現出了更多的修養。在艾爾福特,絕大多數民眾理解并且遵守相關規定。有關部門表示“民眾基本上都能遵守規定?!辈ù奶故杏嘘P部門也表示:“沒有發現嚴重違規事故,盡管需要投入精力,但絕大多數的波茨坦民眾都能自覺遵守社交限制令”。

而在東部沿海城市羅斯托克,違反規定的案件數量則相對較多。主要的違規者則為外地海灘愛好者,他們違反了“進入梅前州禁止旅游地點”。

文章表示,說到倔強和執拗,自然少不了柏林。在圣靈降臨節,3000人聚集在柏林城區克羅依茨貝格舉行派對。而針對取消俱樂部生活發起的抗議,也使得場面徹底失控,從現場拍攝的照片的視頻來看,鮮有人保持社交距離和佩戴口罩。

公車被澆小便 執法人員被罵“納粹”

德國執法人員表示,執法過程中不是所有人都表現得禮貌或友好。在5月末,發生了多起針對執法人員的攻擊事件。執法人員的車輛被人澆以小便,或被人在車上跳來跳去,甚至有人對執法人員故意咳嗽。

一名執法人員在攔住一名青少年難民時,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很多其他執法人員不止一次被稱為“納粹”。

此外也有一些城市表示,民眾對于限制措施的接受程度在下降。漢堡警方表示,在更為年輕的群體中,反抗性上升尤為明顯,他們違規行為的地點主要發生在售賣酒精飲料的地點。

(編輯:邱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