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漢青虎符錞于

溫州網訊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辛棄疾的這首《破陣子》,無意中透露出古代戰爭中的一種軍樂——吹角。在漫長的冷兵器時代,擊鼓、吹角、鳴金等,都作為軍樂器指揮軍隊進退。

溫州博物館歷史廳內正在展出的一件國家一級文物——西漢虎鈕青銅錞于,就是一件古代軍樂器。

那么,它從何而來?有著怎樣的故事?

前世傳說

2000年前青銅錞于整體依然保存完好

這件青銅錞于通高42.3厘米,虎鈕高5.8厘米,底口呈橢圓形,其長徑17.5厘米。它整體形似圓筒,上大下小,中空。頂部平整似圓盤,正中央有一虎鈕,可用于懸掛。腹部自上而下內收,下半部呈直筒形。橢圓形口部齊平,可以穩定地立放。

虎鈕的塑造比較生動,虎頭寬扁,耳朵向后豎立,虎嘴短平,齜牙咧嘴,雙眼圓突。昂首挺胸,長尾卷曲下垂?;⑸硐路髢A,似欲向前猛撲,氣勢兇猛可怖。

溫州博物館研究員伍顯軍介紹,該錞于的青銅質地較好,器表除個別地方有少量銅銹以外,歷經2000多年,整體仍然保存完好,表面有黑色包漿。綜合判斷,它是一件鑄造精良的青銅錞于,在全國各地已發現的同類器物中屬于精品。1995年國家文物局專家來館定級時,將其定為一級文物。

它是古代軍樂器

多用于戰時指揮

據統計,迄今出土的錞于已有150多件,其分布區域很廣,湘西、鄂西和川東地區集中分布,其次是今江浙地區。而這150多件多為戰國兩漢時期的錞于。

伍顯軍介紹,現在絕大多數學者認為錞于起源于黃河流域,傳播路線是由北而南,自東而西。其演變發展經歷了陶錞→素錞→鈕錞→虎鈕錞的過程。青銅錞于模仿自陶質錞于。且根據云南晉寧石寨山出土的青銅鼓器身圖像可知,錞于有以槌敲擊和以手拍擊錞面兩種使用方式。

古代巴人崇虎,史書歷來多有記載。目前已發現的青銅虎鈕錞于主要出土于戰國兩漢時期巴國境域,說明錞于傳入巴人區域時,逐步改變了原有的特征,保留了錞于的形體和音樂功能,同時對鈕加以改造創新。

春秋時期,黃河流域的晉國和長江流域的吳國都有錞于,用于戰爭,與編鐘、銅鉦或銅鼓等配合使用,用來調動部隊或鼓舞士氣。然而,根據個別錞于上面的銘文,如“用錞以孝,子子孫孫永保鼓之”,可知錞于也用于詛盟、祭祀等重大禮儀活動。

今生故事

溫博首任館長方介堪捐贈青銅錞于等文物

那么,這件青銅錞于是如何來到溫州博物館的呢?這就得先說到溫州博物館首任館長、金石篆刻家方介堪。

方介堪(1901~1987),永嘉(今鹿城區)人。1958年任溫州博物館首任館長。曾任西泠印社副社長、全國書法家協會名譽理事、中日蘭亭書會名譽顧問。其篆刻功力深厚,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贊為“無一字無來歷”;古文字學家郭沫若稱道“已達爐火純青之境”。方介堪為張大千刻印多枚,彼時有“張畫方印”的美譽。遺著有《方介堪篆刻》《介堪刻晶玉印》《介堪印存》《璽印文字別異》《古玉印匯》《璽印文綜》等。

伍顯軍介紹,這件青銅錞于是1936年在黃巖縣路橋鎮(今屬臺州)出土的,原是方介堪的收藏。1951年溫州區(市)文物管理委員會成立,方介堪任委員,將自己所藏數百件文物捐贈,其中就包括這件青銅錞于。1958年溫州博物館成立,方介堪任館長。因此,這件青銅錞于入藏溫州博物館離不開方介堪對于文物事業的熱愛與奉獻。

來源:溫州晚報

記者陳培培/文張嘯龍/攝